长沙地产广告业老板"互通有无"引暗战 建群讨论你该拿多少钱

2019-07-19 09:32:07 [来源:潇湘晨报] [作者:柴归] [编辑:刘茜]
字体:【

老板们悄悄建了群讨论你该拿多少钱

长沙地产广告业老板“互通有无”引暗战

潇湘晨报记者柴归长沙报道

“你们公司是不是新进了个文案婷婷?从我这儿出去五千多,去你那儿拿多少了?”

“嗯,别给太高了。”

“能力中等,很会偷懒。”

近日,一则“互通有无”群的聊天截图,引发了长沙广告圈员工与老板的暗战。“互通有无”的群成员是长沙多家地产广告公司的老板和HR(人事),用来互通员工消息,包括员工的姓名、工资、在职情况、过往经历、工作表现等。这条截图一被爆出,长沙广告圈的员工成立了“长沙房地产杀鸡协会”联盟,称“我们都是婷婷”,矛头直指老板们。

7月18日,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相应截图上的广告公司合伙人杨兴(化名),以及员工联盟的群成员梁海涛。双方就事件本身发表了各自的看法与回应。

会不会将员工的薪资定死

当一个员工的前老板对现任老板说“值5000多”时,员工难免产生被定价的心理阴影。老板们私下建群,会不会把个人的薪资定死?

潇湘晨报:当时为什么建立这个群?

杨兴:长沙地产广告圈有30家左右的公司,因为大家缺乏了解,出现了比较乱的情况。比如一个员工跳槽,能力没有提升,但工资反而上去了。

之前,二十几个老板聚在一起开了个会,有人提了一个议题,要规范统一薪酬标准,不要太出格,不要出现恶意挖人的情况。但是薪酬怎么统一,现场出现了很多争论。也有人提议把行业的“害群之马”做一个名单,但这些都没有形成决议,只建了一个群“互通有无”。

潇湘晨报:截图中的“嗯,别给太高了,能力中等,很会偷懒”的情况是怎样的?

杨兴:当时有一个老板问了一句,下午有一个人要来面试,这个人怎么样?其他老板就聊起来了,没意识到可能侵犯了他人的隐私。我也有参与其中,也提到了人家的名字,我应该跟她道个歉。但没有人是恶意的,里面有人说“这个人给5000(元),不要给高了”,被理解为上家限制下家待遇,这个我就不做评价了,我不好说。

潇湘晨报:如果这个事情没有被爆出来,“互通有无”群建立起的黑名单会不会限制某些员工的工资提升?

梁海涛:互通有无,员工流动推荐或者做背景调查本来有利有弊,这没什么好说的。恶就恶在做黑名单这事儿。

归根结底,老板能挑着跟他们不对付的员工下手了。带走团队自己成立公司单干的人,根本就不怕什么黑名单;带团队带项目一起跳槽的,接收的老板开心都来不及,哪能上黑名单啊。剩下的,就只有跟老板有过节或者事没办好的人了。你说这帮子都是身家几百万的老板,跟一个月薪五千的小姑娘过不去,这是干吗呢?

杨兴:站在员工层面,肯定会觉得受到限制。站在管理层角度,它限制的永远只是没有能力想靠跳槽来涨薪的人。真正有能力的人,我觉得限制不了。因为薪水和待遇,是由市场决定的。

求职者的背景调查该怎么进行

在截图中,除了文案婷婷,被讨论的还有另外两个婷婷。其中一人被老板评价为“从不加班”。得知这件事后,她在微博上晒出了加班截图,评论“我就是那个从不加班的婷婷。我司规定晚上九点后不算加班,所以我的加班记录不多,在老板眼里这就是不加班”。

但如果群的聊天记录没有被公开,她给其他公司老板的印象也许就是“从不加班”的懒员工。

潇湘晨报:共享黑名单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杨兴:我们公司有一次来了一个A员工,号称在哪个公司待过,我们看作品也成熟,给了他一个指导级的待遇。来了之后,发现他的能力非常差,差到连修图软件都不会。老员工不舒服,凭什么你招这么一个人还给高工资?虽然后来试用期都没过我们就让A走了,但这个事情对老员工和老板都不公平。这个事情有些尴尬,老板成本增加,老员工情绪也不满。这个行业就存在这么一些“害群之马”。

潇湘晨报:创建行业黑名单会对员工产生怎样的影响?

梁海涛:老板们要保护自己公司,有些不靠谱的人上黑名单倒也没错。可是黑名单这事儿,谁监管啊,这黑名单的标准是什么?怎么取得公信力?统统没有。这也就是这十几位老板嘴巴一张的事儿,说你行就行,说你不行就不行。婷婷的事不就是例证么,老板嘴一张说从不加班,可婷婷把加班单贴出来,当场打脸。长远来看,这行业还怎么做啊?话语权都在他们手里,谁得罪他们谁没饭吃。天底下最大的理儿就是吃饭,你不让人吃饭,你还有理了?

潇湘晨报:老板对员工的评价是否可能有失客观?

杨兴:有可能。老板说她从不加班,可能并没有查她的加班记录,只是在印象中这个员工不加班。老板给员工贴上了一个加标签的帽子,我是觉得他说话有点不经考虑。

潇湘晨报:在招聘员工时,会不会也受到其他老板评价的影响?

杨兴:肯定会有影响。但下家如果看到人不错,作品不错,这个影响也有限。

潇湘晨报:如果员工与老板闹不愉快,有没有可能导致他在后来的面试中遭遇麻烦?

杨兴:老板的话语权肯定比员工大。但是作为做了那么多年广告的人,他不至于跟你计较到刻毒诋毁你。人的本性还是有一个特点,不太愿意做坏人。

潇湘晨报:作为老板,背景调查时如何做到客观看待员工?

杨兴:一个员工,他的人品如何,得看他的前同事对他的评价如何,可能这个才是更重要的。真正天天在一起干活、一起搬砖、一起加班的队友,他们对这个人的评价可能更中肯。

公开议论他人确实很不合适

一个小小的群聊记录,里面除了牵涉到员工的利益,还可能藏着法律风险和引发道德的批判。

潇湘晨报:在群里公开员工的名字和薪资,这个是否会侵犯员工隐私和实际利益?

杨兴:在群里公然议论别人,把别人的隐私说出来,很不堪,很不合适,这个我们承认。当时没有考虑到,有人说了过激的话,这些话其实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说。

潇湘晨报:为什么当时没有考虑到?杨兴:如果大家不是在网上聊,而是面对面聊天,你一言我一语说这个事很正常,但如果旁边有人把你们的话录了下来放在网上,一旦在网络上被放大了以后,事情就不同了。

背景调查没什么,人们反感的是手段,而且我看到了这个事情,把这个事情抖出来就很丑恶了。我们如果把任何行业内部的聊天群都抖出来,也会引起轩然大波。

潇湘晨报:这个引发的后果谁来承担?梁海涛:我想知道他们准不准备给婷婷道歉。因为这事儿,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婷婷,这小姑娘,全长沙的广告圈都知道她“从不加班很会躲懒”了,这事儿怎么算。

杨兴:我不认识整个事件中的三个婷婷,不过事情发生后我与自己员工有聊过。我跟本次事件的当事人(在群里做出评价的人)联系了,她说已经在公司的内部群里向相关员工道歉,但是暂时还不太方便接受采访。她稍晚一些时候一定会有一个正面的回应。

群还在,但没人说话了

事情发生后,有一些网友表示不仅仅在广告圈,其他圈子也有类似的“互通有无”群。

但是,这场争议似乎很快淡了下来。梁海涛也从“杀鸡协会”群中退出。因为他意识到“在里面的看热闹的多”。

潇湘晨报:“互通有无”群现在还在吗?

杨兴:群还在,但是很多人都不说话了。大家发现“人心隔肚皮”不只是一句俗语,是个理。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句话别人就把你的给截屏了,(所以)没人敢说话了。

潇湘晨报:你有没有担心自己被列入“黑名单”?

梁海涛:长沙地产广告圈有个人事群,这个事从我入行的2012年就有了。我这文章一发,基本上我也就默认黑名单了,无所谓。我当初发朋友圈的时候,好些前辈劝我说会被封杀的,一位大哥转我的朋友圈,都没用我的名字,意思就是保护我。其实这圈子里的人多数还是挺善良挺真的。

梁海涛指的文章是他在自己的公众号所发的一篇《52只鸡儿、352只狗子和无数只鸭子》,“鸭子”来自于他对“给我点赞的,给我评论的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,身处其中又无动于衷的”人的讽刺:“让我想起一段鲁迅先生的话:老栓也向那边看,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,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好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。”

今日热点
焦点图